替自己準備自己的遺物黃色箱子《Move to Heaven: 我是遺物整理師 》

替自己準備自己的遺物黃色箱子《Move to Heaven: 我是遺物整理師 》

自從我看完《永生戰》之後就對於生與死的議題非常感興趣

延伸閱讀:如果你得以永生,你會比較快樂嗎?如果你的生命只到此刻,你會有遺憾嗎?《 永生戰 》

讓我意外發現,近期韓國製作了許多類似的影視作品

像最近在Netflix 很紅的《我是遺物整理師》,以及前陣子的《驅魔麵館》

都是與死亡、生命、靈魂有關,這幾部作品探討議題與切入點不太一樣

遺物整理師在台灣是一個不多人知道的職業

如果沒有這部影集,應該許多人都不會知道有這樣的職業存在吧?

遺物整理師是一個揭開死者所有秘密的職業,他們會將你所有的物品全都翻出來

並且決定哪些物品需要交還給家屬?或是將為送出去的禮物代為轉達

這部影集探討的議題非常廣泛,用死亡的方式包裝那些我們應該正視的議題

遺物整理師莊重且平靜的幫您搬最後一次家

遺物整理師可魯與爸爸,每次只要到一個需要整理遺物的空間時

會脫帽表示禮貌的道出自己是誰?這裡的死者是誰?何時死去?

這樣的儀式感是一種對於死者的尊重,也顯現這份職業是需要嚴肅且專業的面對死亡

經過好幾小時的整理、清理後時,他們會將所有死者的物品全都翻出來

但他們多了「揀選重要的物品」到一個黃色箱子的服務內容

這個黃色箱子裡裝的可能是皮夾、工作證、獎狀、相片、銀行存簿…等,代表你曾存在過的證明

「如何知道這件物品適合放進黃色箱子呢?」

依照遺物整理師的判斷,將一些看似重要與回憶的物品放進箱子裡

我是遺物整理師
《Move to Heaven:我是遺物整理師》劇照

當人不在了,一個馬克杯就不會「只是」一個馬克杯了

遺物之所以無法輕易處理,是因為這些物品當人不在後,就不單單只是一個物品

這樣物品會乘載著他使用過的痕跡、回憶,以及所有他曾活在這世上的影子

經歷過死亡的人一定都曾有過這樣的經驗,想要處理這些遺物卻遲遲不願放手

如果將遺物丟掉一件,他在世上留下的東西就少一件

當可魯爸爸去世後,尚久叔叔無意間拿起一個馬克杯就想喝水

卻被可魯搶去,因為那是「爸爸的馬克杯」,爸爸以外的人都不能使用

雖然有許多方式能夠悼念已故的人,我們卻還是會將這些物品寄託自己的記憶

並遲遲不整理這些遺物,就算人不在了,只要活在我們心中就不算離去

眼睛看不到,不代表不存在,只要你記得,就永遠不會消失。

同性戀、獨居老人、危險情人都隱藏在社會角落的議題

近年來LGBTQ+議題雖然被許多人討論,大家也漸漸可以不再用異樣眼光看待他們

但你不得不承認,還是有很多人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LGBTQ+

在《 我是遺物整理師 》其中一名死者剛好就是同性戀,因家人反對而與自己此生摯愛分手

卻在他好不容易想要為自己而活時,意外的去世了

你問他是否會遺憾?我想,他應該來不及遺憾就已經去世了…

而隨著醫學進步,世界許多國家都漸漸邁入高齡化社會

獨居老人,也是經常會出現在社會新聞上的問題

即便我們有華山基金會、社福單位…等機構時常會去協助獨居老人

但未來會是每四名年輕人,就要照顧一位老人的狀況(數據來自經濟日報文章)

在韓國,家庭暴力依舊是隱形問題。相信不論是不是韓國,世界各定一定都還是存在著

這些看似不關我們正常生活的議題,其實都隱藏在我們的生活中

如果我們能在多一點關心、多一點協助、多一點體諒的話,是否這些噩耗就不會發生了呢?

做人要像大樹一樣為這個世界帶來幫助。

我是遺物整理師
《Move to Heaven:我是遺物整理師》劇照

死亡並不可怕,之所以恐懼是因為還有遺憾

《與神同行》的使者對金自鴻說的第一句話是:「不用緊張不用害怕,你第一次死,這很正常」

是啊,大部分的人很少能夠體驗瀕死經驗,從鬼門關繞一圈回來

當我們永久闔眼時,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。對於我們不熟悉、沒經驗,當然會害怕、緊張

但這些情緒背後的恐懼,多半是因為我們還有遺憾

或許是某些事還沒完成,或還沒對某個人說句重要的話、還有牽掛…等

前陣子和朋友聊到《 我是遺物整理師 》,她說她秉持著以終為始的方式生活著

每天都提醒自己終有一天一定會去世,所以才把握每一天的生活著

提早替自己寫好遺書、遺囑

我的希塔療癒師朋友安筆,在今年寫下了自己的遺書

她還是在學大學生,卻已經寫好自己的遺書了

許多人可能會說她晦氣,為什麼這麼早就寫遺書?還這麼年輕…等

不怕太早準備,只怕時候到了什麼都沒準備好

對有些人來說遺書應該是自己50歲以上才要準備的東西

可能那個年紀準備遺書、遺囑還會被人嫌早

自從疫情肆虐全球、2020年許多巨星去世後,人們開始意識到生命無常

你不知道昨天和你談笑風生的朋友,明天是否還能繼續與你對話?

我是遺物整理師
《Move to Heaven:我是遺物整理師》劇照

成為自己的遺物整理師,整理自己的黃色箱子

當我在看這部影集時,心中冒出一個疑問:『 像我嚮往極簡的人,東西不多的情況下

是否死後就沒什麼線索能夠了解生前的樣子呢?』

但我的整理師朋友Blair說:『極簡的人,所剩的東西全部都可以收納進去黃色箱子裡

這樣對遺物整理師更方便吧?根據我所剩的東西(一定都是必需品)

他也可以知道我是個極簡的人,而且更能了解我生前的生活方式』

是啊,如果我們能夠在生前就自己整理好自己的黃色箱子,那是否就呼應剛剛的以終為始的生活呢?

能夠進到這個箱子裡的物品一定是你非常珍惜、喜愛的物品

同時也能夠代表你的生活習慣或你平常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人?

而這件事是在你還有力氣、有能力的時候慢慢一點一滴的整理

讓你有意識地與死亡一起生活著,也就不會當你離開後為家人造成困擾了

推薦你看這部今年非常感動人心的韓劇《我是遺物整理師》

也歡迎你在下方留言分享你會放哪些物品到自己的黃色箱子裡

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,歡迎你下方贊助請我喝杯茶給我鼓勵喔~

1 Comment

Post A Comment